黄精蝮蛇丸新闻中心返回> 

那个全球知名的“学术期刊黑名单”,下线了!

更新时间:2019-10-08 01:05:04

  近,国家发改委、科技部、卫健委等41部门联合对外发布《关于对科研领域相关失信责任主体实施联合惩戒的合作备忘录》。文件中列举了多达43项联合惩戒措施,其中包含“依法限制招录(聘)为公务员或事业单位工作人员”这样严厉又具有广泛打击力的条款。

  具体的惩罚措施出现了,但是,如何有效判断是否“失信”?以“被撤稿”“被举报”“在国际上引发巨大非议”这样的被动情况为主,还是主动出击呢?

  大约半年前,“主动出击”的规划曾经出现过。

  2019年5月30日,新华网发布一则消息——“中共中央办公厅 国务院办公厅印发《关于进一步加强科研诚信建设的若干意见》”,这则消息中公布了《关于进一步加强科研诚信建设的若干意见》(下称“意见”)全文。

  “意见”中提到的学术期刊“黑名单”一词,一时引发国际国内的巨大关注,甚至连顶级学术期刊Nature都加以连续报道并对此发表社论,国际国内的学者听闻此消息也纷纷发表看法……

  意见中提到学术期刊黑名单的部分

  从宣传效果上看,一时间可以说是“锣鼓喧天”“旌旗招展”……

  《自然》关于政府要建立学术期刊黑名单这一议题的部分报道和社论

  “意见”中“黑名单”引来极大的关注,是因为,如果终成立,这将是第一个有政府加持的具有极强效力的“黑名单”。然而,半年过去了,这份“黑名单”似乎并无进一步消息,尽管依然有不少人翘首以盼……

  事实上,“学术期刊黑名单”并非政府首创,不论是国内还是国外,学术机构本身以及民间组织都拥有或建立过这样的黑名单。

  比如全球范围内著名的“学术期刊黑名单”——Scholarly Open Access(下称“SOA”),即为美国某高校副教授Jeffrey Beall曾经建立和维护的,他所列出的名单也叫Beall's List。

  Jeffrey Beall,曾经长期独自维护世界上大的期刊黑名单

  之所以说是“曾经”,因为这份由一个人维护的名单,在2019年1月17日宣布终止维护并下线。

  Beall没有公布名单下线的原因,但并不能阻止各路围观群众对幕后故事的揣测。

  web-achieve收录的SOA于2019年底更新后的“遗骸”,如今SOA本身已经无法打开

  Jeffrey Beall的本职工作是丹佛科罗拉多大学的学术图书馆研究员,同时已经获得该校终生副教授(Associate Professor)职位。

  尽管有人称Beall创建和维护这份学术杂志黑名单仅仅是“个人爱好”,但不可否认的是,这也是他作为研究员研究工作的一部分。

  在他终关闭这份名单之后,他的供职单位丹佛科罗拉多大学就此事发表了一份声明,在声明中,单位称Beall“将继续在学校任职,并将追寻新的研究领域”。

  现在输入网址之后显示出的页面内容,日语为“找不到所访问的页面”

  个人爱好也好,研究工作也罢,Beall自2008年起创建的这份名单,在科研界尤其是生物医学论文领域造成的影响并不小。

  比如,他自创的概念“Predatory Journal(掠夺性期刊)”,专指那些专门通过给研究者发表论文来赚钱的期刊。

  尽管许多被他列入黑名单的期刊对这个称谓十分不满,并认为他用自创名称来归类期刊十分“荒谬”,但这一“归类”意外的引发了许多学者的认同和研究,还终获得了Nature这样的期刊的认可——

  Nature对Predatory Journal问题相当关注,标题内容为美国股票经纪人如何对应"掠夺性期刊"增多的问题

  SOA“活着”的时候,Beall的这项“爱好”便毁誉黄精蝮蛇丸真实感受半。

  许多研究者和机构在使用SOA和感谢他的同时,另一些则嘲讽、指责他,甚至连中文网络中都有人指他“不过是一名图书管理员”,缺乏权威又充满偏见,没有资格打假学术期刊。

  针对如何定义掠夺性期刊和假期刊的研究,

两位作者分别是World Association of Medical Editors的副主席和秘书

  SOA“死”后,围绕着它的“死亡”,科研圈的吃瓜群众议论纷纷,光是researchgate上,就多了一大串讨论热烈的关于Beall‘s list的问题。

  除了感到遗憾,大家更想知道Beall这样不置一词就撤下名单,到底是为了什么。

  阴谋论一时间甚嚣尘上。

  甚至有学者透露,Beall受到严重的人身威胁,“也许他只是在生命安全和维护名单之间做出了选择”。

  Leonid Schneider,一名曾经在德国马克思普朗克研究所工作过的生物学家,现任独立科学记者,在他运营的网站For Better Science上披露,Beall常常要顶住出版社,尤其是行业大佬的压力。

  Schneider的部分学术数据,自2019年之后,他发表的研究论文获得过269次引用

  他描述,某家“上榜”出版社的高层曾经在圣诞节前从欧洲飞到美国,“登门拜访”Beall本人,要求他从黑名单上撤下自家期刊。

  在Beall拒绝之后,他们又找到科罗拉多大学的多名高层,要求“领导们”确保Beall从他的黑名单中撤下自己。终,科罗拉多大学以“名单是员工个人行为,大学无权干涉”为由拒绝了他们。

  For Better Science网站

  这样的情况当然不止这一例,在此之前,甚至有上榜出版社威胁起诉Beall,要求他赔偿10亿美元。

  有使用者观察到,在SOA关门的前一天,一家屡次要求被撤下又屡次失败的期刊,真的被撤下了,使得大家对这次下撤和网站关门之间充满揣测。

  Schneider分析,维护这样一份名单是极为辛苦的。需要制定合适的标准,又要时刻追踪期刊界的动态,这要耗费维护人大把的精力,同时,维护者又要顶住上榜期刊和出版社的压力。重要的是,维护的费用处境尴尬,Beall作为个人维护者,如果去拉赞助,难免瓜田李下。

  以上这些难点,是大家有目共睹的。

  这也是为什么,对于宣政府提到“期刊黑名单”的消息,诸多外国研究者热情较高——因为如果真能建立这样一份名单,维护者的精力、经费都能得到妥善解决,而作为国家官方名单,它当然也不必像个人一样在出版社面前瑟瑟发抖,更不必担忧这方面的人身安全。

  在大陆,一些一线城市三甲医院的医生和顶尖医科大学的研究者对“期刊黑名单”这一提法是感到赞成的。

  尽管部分高校和医院自己有内部的黑名单,但却有着“更新较慢”“不够专业”等问题。

  更重要的是,一些医生指出,在这样的内部黑名单期刊上发表文章,“多就是单位不报销版面费”,他们认为,“这根本称不上惩罚”,也使得黑名单没有威慑力。

  “如果到’黑名单‘期刊上去发文章,一经发现就取消科研经费,降职,或者失去’编制‘……那样的惩罚才能让人少去’灌水‘混职称。”北京某著名高校的一名医学博士向”医学界“发表他对此事的看法,他所称的“灌水”,指的是在期刊上发表低质量论文。

  他认为,近出台的《关于对科研领域相关失信责任主体实施联合惩戒的合作备忘录》中严厉的惩戒措施,如果能与“期刊黑名单”手段相结合,是可能改善现在某些个人和单位对学术论文造假、滥竽充数的情况的。

  也有许多学者并不看好“黑名单”的作用,甚至怀疑它是否终能够出炉。

  有学者提出,“黑名单”解决不了问题,因为即便真的能把低质量期刊一网打尽,那些高IF(影响因子)的SCI也有可能发表学术造假的文章。

  对于这种观点,一些人也持反对态度。

  华东某三甲医院的一名医生表示,高IF期刊处在聚光灯下,类似“小保方晴子”和“韩春雨”这样的造假案例,即便发生,在高分杂志上也很快被识破,如果他们发到低质量期刊上,大概就蒙混过关了。

  也有学者以一些更加现实的理由对黑名单不看好。

  浙江工商大学“西湖学者”教授俞立平在他的个人博客中表示,“期刊一旦被列入黑名单,意味着杂志社就要关门”,因此他认为“轻易不能设置期刊黑名单”。

  对于俞教授的谨慎和担忧,部分医生和医科研究者并不是很能理解。

  有人反映,不明白“杂志社为什么要关门”,毕竟被列入的黑名单,“期刊还可以收其他国家的投稿”。直到被提醒“国内期刊”也许会倒闭,才恍然大悟。

  这种不明白,主要来源于部分医疗从业者一直以来都被要求发IF较高的SCI,视野中很难出现中文期刊。

  这一理解上的鸿沟,也说明了学科和单位之间对论文水平的评价差距,这种差距或许会成为制定黑名单标准的障碍。

  “制定标准”甚至可能是“黑名单”大的拦路虎,据Nature于今年10月16日发表的针对性社论称,这一标准究竟如何,“尚不清晰”。

  据报道,2019年,试图建立一份全国性的“期刊白名单”,终因为黄精蝮蛇丸真实感受与制定的学者无法在名单“标准”上达成共识而放弃。

  相比“黑名单”,“白名单”被更多国内学者看好。

  Nature在社论中分析,支持“白名单”的人,认为”白名单“更容易维护,相比”黑名单“,”白名单“只需要期刊证明自己的质量,而不需要名单维护者时刻去追踪是否出现了新的掠夺性期刊。并且,支持者认为,”白名单“比”黑名单“更加温和,”白名单“只是鼓励大家去这些期刊上刊文,而”黑名单“存在”禁止“效果,对期刊过于残酷,可能导致其无法翻身。

  尽管国内很少听到反对“白名单”的声音,在国际学术舆论圈中,Schneider立场鲜明的指出了现存白名单的不足。

 

 Google Scholar生成的Leonid Schneider介绍,以及他的科研关键字

  他认为,英文期刊的几大著名白名单,都有明显的缺陷。比如某因为上了Beall“黑名单”而对他施压的期刊,同时上了三家英文期刊“白名单”。

  Schneider指出,至少其中两家是白名单是收费会员制度,并称这种金钱交易引发利益冲突是显而易见的。他还认为,许多不够有钱但行事谨慎精神的“小期刊”,无法通过缴费挤上这样的“白名单”,足以说明白名单的不足。

  此外,他称,某家“白名单”甚至是自荐式的,期刊可以自己去名单上录入自己的名字,而不受什么明确要求的束缚。

  有趣的是,据Nature报道,某家发生上百生物医学领域论文撤稿的英文期刊,在更换主编之后上了某英文“白名单”,但却依然处于被许多医疗机构和医学院校“拉黑”的状态。

  在印度,国家“白名单”也正面临问题。

  据今年8月的报道,印度部分大学推荐把掠夺性期刊加入“白名单”中。

  这一举动引发了印度政府相关部门的反对和谴责,而学者们则指责政府,称由于后者不当激励论文发表,才酿成这一尴尬局面。

  印度负责高等教育的部长Prakash Javadekar,

他要求大学协助政府一起反对掠夺性期刊 Credit: Vipin Kumar/Hindustan Times/Getty

  PS Beall的“黑名单”倒下之后,一家“白名单”商业机构推出了付费观看“黑名单”的服务,目前仍在运营中。

以上内容仅授权39黄精蝮蛇丸网独家使用,未经版权方授权请勿转载。

黄精蝮蛇丸

黄精蝮蛇丸黄精蝮蛇丸
黄精蝮蛇丸产品介绍
【商品称号】黄精蝮蛇丸

【产品全称】永天牌黄精蝮蛇丸

【性 状】精制浓缩丸,便于携带及服用

【产品规格】每盒10袋,每袋5克,复合膜包装

【贮藏办法】避光密封,置阴凉枯燥处保管

【有效日期】24个月(最近6个月内消费)

【批准文号】豫卫食字(2008)第0263号

【消费厂家】郑州市天天生物科技有限公司

【厂家地址】郑州市管城区航海路福田东方广场

【卫生答应证号】豫卫食证字(2007)第410104-002611号

【留意事项】儿童、孕妇、严重心脏病者慎用
黄精蝮蛇丸图片说明
黄精蝮蛇丸原理说明
成分分析
黄精蝮蛇丸主要成分有哪些?详细成分成效如下:

木瓜:为利关节之圣药。

全虫、穿山甲:适用活血通络透筋骨除风消肿止痛之成效。

黄精:能补中气、安五脏、除风湿、耐寒暑、补五劳七伤强筋骨、益脾胃、润心肺、腰膝酸软、风湿、类风湿、耳鸣头疼,久服可轻身短命。
黄精蝮蛇丸有副作用吗
用法用量
黄精蝮蛇丸的功效作用机理:

(1)补肾益气,活血化淤,活络通脉,打通病患关节的经络血脉,疾速止痛消肿、并将有效成分及营养物质保送到病患区域,直指病灶;

(2)肃清毒素,增加成骨密度,在病灶部位深层发挥药效,全方位调理改善病患关节四周的病变组织,铲除炎症因子这一关节病症的致病本源; 

(3)激活免疫,强力修复病患关节受损的骨组织和纤维结缔组织,从本源动手,从而解除血管、髓管或神经所接受的压榨; 

(4)恢复功用,强力修复病变滑膜,肃清滑囊炎症,满足关节滑液的正常需求,恢复关节的运动活性。 

(5)活血化瘀,扶正祛邪,从基本上溶解稀释积集的於寒湿毒、活血化瘀、祛除湿毒,从而到达缓解风湿骨病的效果。
黄精蝮蛇丸效果怎么样
适用人群
什么人迫切需求黄精蝮蛇丸?请关注以下几种人群:
主要适用于风湿、类风湿性关节炎、骨质增生(骨刺)、腰酸背痛、颈椎病(颈硬酸麻)、肩周炎(五十肩)、腰椎间盘突出、坐骨神经痛、股骨头坏死、痛风性关节炎、急性软组织损伤、急慢性劳损、网球肘等及上述病症惹起的关节酸沉、疼痛肿大、变形、麻木、关节运动障碍等病症人群。
黄精蝮蛇丸厂家直销
厂家介绍
【批准文号】豫卫食字(2008)第0263号

【消费厂家】郑州市天天生物科技有限公司

【厂家地址】郑州市管城区航海路福田东方广场

【卫生答应证号】豫卫食证字(2007)第410104-002611号

【留意事项】儿童、孕妇、严重心脏病者慎用
黄精蝮蛇丸正品保证
黄精蝮蛇丸成分功效
黄精蝮蛇丸由黄精、蝮蛇、乌鞘蛇、木瓜、全虫、穿山甲等多种自然名贵中草药材炼制而成。永天牌黄精蝮蛇丸对各种缘由惹起的风湿类风湿周身关节疼痛,股骨头坏死、强直性脊椎炎,骨质增生,腰椎间盘突出,坐骨神经痛等具有良好的康复保健作用。 黄精蝮蛇丸有用吗
黄精蝮蛇丸说明书
永天牌黄精蝮蛇丸秘方源自千年医学收藏,经科学配比,运用现代生物技术精制而成,可调理五脏,修复神经,使阴阳均衡,气血通畅,通经走络,开窍透骨,是摆脱周身关节疼痛的首选良药。 黄精蝮蛇丸价格套餐
黄精蝮蛇丸在线订购下单
藏域肾宝
返回首页 在线下单 电话订购